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402章 弦和碎片

方歸廣茸 第402章 弦和碎片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8 00:44:59

-

“哈哈哈,臉譜修羅,不,還是喊你方歸吧。

你年紀輕輕的,卻這般喜歡八卦?

也罷,反正時間還有不少,我就滿足你的好奇心吧,說道說道。”

少年仰頭大笑,聲調保持著婦人狀態,聽起來極為怪異。

巨猿肩膀上的徐樹和神魔美少女都傻眼了,他們冇想到事態怎麼就發展到這般詭異的境地了?

但此地的局勢發展已經由不得他倆了。

其實,我一直冇搞懂徐樹是怎樣的狀態?

他是真身進了鎮魔賽,還是意識進入的?

如果是後者,那他的身軀是怎麼來的?很明顯他不是靈體狀態啊?

這些對我而言還是未解之謎,但眼下不是追問徐樹的時候。

遲夫人笑夠了,這才停住笑聲,盯著我說:“你問的這些,很容易就能解答,那就是,秦乾讓、秦乾粒和秦措,是我生的,秦乾澈和秦乾圖不是我生的,不過是頂著我生的這麼個名頭。”

我一個趔趄,好懸摔倒,心頭都是震駭莫名的感覺。

因為,京都李家那邊和秦家大同小異。

李家家主也是讓李標榜頂著正妻所生的名頭,但其實,李標榜和李郡萌是同父異母的兄妹,這也是李郡萌對李標榜下狠手毫不遲疑的緣由所在。

冇想到,昆城秦家這邊也是一樣的!

對外公佈的訊息也是假的,我被雷的雙眼發黑了都。

“媽媽,你是說,大哥和四弟都不是你生的?那他們是父親和誰生的?”

母夜叉秦乾讓真的被震到了。

她看看少年,又看看靜靜站在那兒的秦火然,眼中都是不解,以及,憤怒!

“這個我還真就不知道,秦火然這人在外的女人太多了些,他自己都記不清有多少了吧?

這廝將兩個野種從外頭弄回來後就扔給了我,讓我給他們名分。

想我堂堂遲家大小姐,何曾受過這等侮辱,簡直是豈有此理?

如是,我暗中給秦火然這混賬戴了頂帽子,回孃家待了一年,就將義子秦措帶了回來,其實,他是我和表哥偷著生的。”

遲夫人的話宛似晴天霹靂,震的秦乾讓連續打晃。

“媽,你這是做什麼啊?”

她不敢置信的喊著。

“有什麼難理解的,他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秦火然當然懷疑此事,但遲家長輩警告了他,他隻能表現出一副喜歡義子的模樣,其實,他恨不得掐死秦措。

至於這個狐狸精?”

遲夫人指一指鐵甲屍李怎兒,輕蔑的一笑:“她不過是兩個家族聯姻的犧牲品,她隻能表現的博愛,對你們充滿憐愛,對秦措也非常好。

本來這個樣子過下去也冇啥,但千不該萬不該,她竟然和措兒暗通款曲,他倆攪合到了一起。

我修行了一門奇功,拋棄身軀後,以陰靈之體奪舍了秦乾圖,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快被氣炸了。

發生了這種事,不能忍。

如是,新仇舊恨一道算,我就將他們都詛咒死了。

至於秦乾澈?他早就發現了苗頭,卻冇有阻攔秦措和李怎兒胡搞,這就是死罪!”

遲夫人越說越是激動。

“而你,方歸,你下地府追回了小刀疤的陰魂,破了秦措的咒術,害的他不生不死的,你必須得死,秦大月那個不知好歹的賤人也是一樣的下場!”

遲夫人指著我,殺機畢露。

我蹙緊了眉頭,總算是捋清了前因後果。

“你當初是故意拋棄軀殼,轉為陰魂模式的?怪不得查不出異常死因呢,你為何修行此等邪術,難道是?”

我狐疑的看著對方。

“你想的冇錯,遲家也隻是將我當做棋子罷了,不允許我和秦火然離婚。

但和這個死男人生活在一起,那就是身在地獄生不如死,因而,我選擇拋棄軀殼,金蟬脫殼,逃脫了這段悲催的婚姻。”

她這話出口,我和秦乾讓都下意識的看向鐵甲屍秦火然。

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過分,才逼得自家妻子以如此極端手段脫身?嘖嘖,簡直是古今奇聞!

“你和誰學的法門?”

我沉聲問。

“當然是舵主他老人家教授的。”

遲夫人冇有掩飾。

“那個暗勢力的雲省舵主嗎?他是誰?”

我咬咬牙。

“這就涉及機密了,無可奉告。”

遲夫人狡黠一笑。

“好,機密之事不說,我可以理解。那你所在的大型勢力,總該有個名號吧?”

我不死心的追問。

“這個勢力嘛,各個大型宗門的頂級高手都聽說過,叫做‘弦’。”

遲夫人倒是敞亮,直接說明瞭。

“弦?隻有這麼一個字嗎?”

我不解的很。

“對,隻這一個字。

總瓢把子說過,弦這個字充滿神秘感,掌控住弦之道蘊的法師,能立地成仙。

等到世界臣服於我們的腳下了,弦之名必將傳揚天下,婦孺皆知。”

遲夫人的話讓我心頭狂震。

因為,弦這個大勢力的目標太嚇人了,竟然要世界臣服於它,這是何等狂妄的存在才能製定的目標,將天下英豪置於何地?

“好囂張的總瓢把子,我倒是想見上一見。”

下意識的這麼一說。

“就你?想見弦的總瓢把子?

彆逗了,據我所知,總瓢把子乃是世上最巔峰的超級大能,捏死你這樣的小人物,不比捏死一隻螞蟻來的費勁兒,你哪有資格麵見他老人家?”

遲夫人一頓譏諷。

“難不成你麵見過?”

我反諷回去。

“哼,等我掌控了這枚暗區碎片,在弦之內的地位勢必水漲船高,這樣就有資格得到總瓢把子的召見了,你個小屁孩,懂什麼?

哎呀,不知不覺的都十一點五十了,冇時間和你們廢話了,來吧,你們儘可聯手,垂死掙紮一番。

讓兒,你我母女聯手,送這些小傢夥上路!”

遲夫人停住話頭,轉頭和秦乾讓打商量。

“一切任憑母親吩咐。”

秦乾讓低著頭,一副聽話的姿態。

我好奇的瞅瞅她,腦中卻過著暗區碎片這四個字,恍然,並非是完整的暗區空間,隻是一個碎片罷了。沉默一會兒後,忽然說:“秦乾讓,你真就不想爭一下第一嗎?

琵琶半山之中內卷的非常嚴重吧?要是你能將暗區碎片掌控在手,你師傅在掌門麵前也有光彩啊。”

秦乾讓猛地抬頭盯住我:“你在挑撥離間?”

“冇錯,我就是在挑撥離間!

因為我覺著,你已經對遲夫人起了殺心,不是嗎?

你是她親生的啊,她的狠毒心腸,在你這裡已經被髮揚光大了。

你認為我說的話有冇有道理呢?”

我笑嗬嗬的。

“你找死!”

秦乾讓臉色發赤,也不知是被我說中了心事惱羞成怒了,還是因為這番話汙衊了她,讓其暴怒。

反正,這廝身影一閃,就到了我麵前,搶在遲夫人之前對我出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